一志愿满足率能否重新科学定义

2014-08-14

一、来自高招录取现场的捷报 一志愿满足率97%

2014年北京高考命题在2013年大幅度调整的情况下继续调整。同时2014年北京高考志愿填报首次采用平行志愿组方式。在这两项调整的情况下,2014北京高考录取结果如何呢?

2014719下午15:00北京教育考试院向媒体开放了高招录取现场。

北京晨报记者从北京教育考试院了解到,今年本市本科一批首次实行平行志愿组改革,从录取情况看,由于一志愿设置了AB两个平行志愿学校,考生一志愿满足率较往年提高。

据北京教育考试院高招办主任袁槐莲介绍,从统计数据看,一志愿满足率高达97%,比往年提高了近7个百分点。录取工作平稳顺利进行,实现了改革的预期目标。

本市2014年高招本科一批录取工作于71117日进行。今年在京参加第一批录取的院校共160所,计划招生16043人,实际录取17494人。其中,文史类录取3165人,理工类录取14329人。

京城教育圈微信公众平台报道更加细致:来自北京教育考试院的数据显示,今年在京参加本科一批录取的院校共160所,招生计划16043人,实际录取17494人,比计划增加1451人,其中一志愿录取15557人,二志愿录取1520人,征集志愿录取417人。

一本一志愿满足率达到97%720这个标题视同捷报充斥在北京各家媒体上。只是在提法上有些不同。北京日报和北京晚报使用一志愿录取率来表述的,而其他媒体是用一志愿满足率来表述的。晨雾仔细研究,发现考试院今年的原始提法是一志愿满足率往年的提法曾经是一志愿投档率。其实到底是满足率,投档率,还是录取率,对此公众都不在乎。因为大家的理解似乎都是在一批次的录取中,100个考生中有97个是被一志愿学校录取的。大家在乎的是97%这个数字。大家对97%这个数字表示疑惑。

二、一本一志愿满足率达到97%,比往年的90%相比提高了7个百分点!你相信吗?

2014家长们也许不了解,即便是往年的90%的一志愿满足率也是年年受到公众质疑。回顾往年,高招办宣告连创新高“一志愿满足率高达90%”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当这个时候,我们总是能听到一些来自公众的不同声音:“怎么我周围的考生们没有这么多一志愿录取的?”,“是不是不走运的孩子们都让我碰上了?”。为什么高招办的宣传与我们的感受总是有很大的差距呢?今年一志愿满足率达到了97%,更是有家长质疑:我们怎么就这么不走运,我们孩子怎么就成了那3%的倒霉蛋

为什么每年高考录取捷报频传的时候,却同时成为家长们骂声一片的时候?

我们经常听到有些中学在中考招生宣传的时候,用本科率、重本率来说明本校的实力。例如有一所市重点中学的重本率在99%。这里重本就是一本。这实际上就是再说,该校99%的学生高考能上一本线。该校的实验班重本率100%。可是今年一个实验班53名学生,却有10名学生不是被一志愿录取,由此计算一志愿满足率只有81%,有19%学生成了倒霉蛋。这让家长们感到困惑,一个市重点校的实验班的一志愿满足率都只有81%,远低于全市的97%的水平。那么其他的一些普通中学怎么办?最主要的是全市的97%的一志愿满足率应当是全市的平均水平,怎么比一所是重点校实验班的一志愿满足率高那么多?

三、两种不同定义揭示奥妙

晨雾仔细研究发现了其中的奥妙,2011715写过一篇分析文章《一志愿投档率应怎样定义?--也谈北京连续两年一志愿投档率超90%2012731晨雾写了一篇《为什么我们所感受的一志愿投档率没那么高》2013712晨雾写了《为什么我们所感受的一志愿满足率没那么高》。连续三年的研究晨雾发现:

原来人家高招办关于一志愿满足率的定义与咱老百姓想的不是一回事。

咱老百姓怎么想的?比如说咱周围有10名一本线上考生,有9名是被一志愿录取,那才说明一志愿满足率为90%。这个朴素的想法推广到全市也是一样,如果全市一本线上考生有2万人,有1.8万被一志愿投档,那才说明一志愿的投档率为90%。97%的一志愿满足率让咱老百姓怎么想?那就是10个一本上线考生有9.7个被一志愿高校录取。可见那0.3个考生有多倒霉!

但是高招办采用的是另外一种定义,一志愿录取人数占一本招生计划人数的百分比叫做一志愿满足率。

两种定义,分子相同,分母不同。存在差距当然就不奇怪了。我们知道,每年一本线以上人数大约比一本招生计划多20-30%(多出来的这20-30%的考生是不会被一本学校录取的)。所以,当高招办说一志愿满足率为97%的时候,按照我们老百姓直观感受的一志愿满足率应当下降20-30%才对。也就是说只有67-77%。这样,一所是重点校的实验班一志愿满足率只有81%,那不是很正常吗?由此看,高招办的97%没错。

我们拿2014719日下午高招现场出炉的最新录取数据做一下验证:

2014年北京高招一批次实际录取17494人(文科3165人,理科14329人)。其中一志愿共录取15557人;2014年北京一本招生计划共16043人;2014年北京一本上线人数为20528人(文科4039人,理科16489人)。(注:一本上线人数根据官方一本线估算)

按照公众感受的定义,一志愿满足率 = 一批次一志愿录取人数÷一本上线人数

15557 ÷ 20528 =75.78%

按照高招办的定义,一志愿满足率 = 一批次一志愿录取人数÷一本招生计划

15557 ÷ 16043 =96.97%

两种定义的结果差距大约21个百分点。考虑到一本上线人数中有一部分人会被港澳台校提前招生以及提前批次的一志愿录取,实际差距也应当接近20个百分点。基本验证了我们上面的估计。

四、一项公众调查

2011年北京市高招办公布的一志愿投档率也是90%以上。晨雾当时在博客上做了一项家长直观感受的投票调查,调查结果如下图。共有236人参加调查,调查的结果是有143人(占投票人数的61%)认为“根据您对周围考生的了解,北京一志愿投档率应当是60%”。这个结果与晨雾上面分析的结论是一样的:如果将高招办宣布的一志愿投档率90%下降20-30%则刚好是民众的感受60-70%之间。这才找到了民众感受与高招办公布的数据之间的共性。这个投票调查如果今年来做,相信结果会更加糟糕。

一志愿满足率能否重新科学定义
五、两种定义的合理性和局限性

我们不能说高招办的计算方法不对。也可能一志愿满足率就是这样定义的。在高招问题上,当然高招办的定义是最权威的,对此我们也不想说什么。但是晨雾想说的是,按照民众的感受定义的一志愿满足率的算法,也就是“一志愿投档人数除以一本线以上人数”,虽然不那么权威,但是家长们一看就懂,一解释就明白,与实际感受吻合。由于计算与招生计划不直接挂钩,在全市、全区、全校、全班都可以用。在任何一个高考生群体中,多少人上了一本线,多少人一志愿录取,谁都能计算,清清楚楚。算出的“一志愿满足率”是不是符合实际情况也是清清楚楚。比如说一所学校加强了高考志愿的指导工作后想看看是不是有效果,用这个指标评价也是清清楚楚。更重要的是,用这个方法定义的一志愿满足率容易让我们看到我们目前的志愿填报模式存在的缺陷和差距,不会沾沾自喜地满足于一志愿97%的高满足率而不思进取,永远以为我们采用的就是最佳的志愿填报模式。

再者,这个97%一志愿满足率的宣传对落榜生来说是雪上加霜的伤害,他们被归入3%的极个别失败者群体中。而实际上他们并没有那么糟糕。在一本上线考生中,他们不过处在没有被一志愿录取的25%左右的群体中。从这个角度考虑,是否应当改变一下一志愿满足率的定义?

虽然我们看到了公众定义却有合理之处。但是公众定义有其局限性。最大的局限性在于用这个定义来描述二本、三本等批次的一志愿满足率将变得毫无意义。比如说按照公众感受的定义,在二本录取后总结:一志愿满足率= 二批次一志愿录取人数÷二本上线人数。计算结果二本的一志愿满足率将变得很小,比一本的一志愿满足率小很多。因为分母将变得很大,作为分母的“二本上线人数”中重复计入了大量的已被`一本录取的考生,他们在这里充当了毫无意义的电灯泡作用。如果对定义进行修正,将一本线上的人数去掉,只保留一本线下二本线上的人数作为分母是否可以?晨雾认为从结果看会好看一些,但是我们知道,每年二本录取,特别是二本一志愿录取中,一些一本线上考生起到决定性作用,比如说在北京的二本招生学校中,北大医学部的全部,首经贸的大部分录取考生都是一本线上考生。做分子他们有份,做分母却没份,在概念上不合理。

由此可见,公众定义的一志愿满足率不适合对二本、三本等的定义。

按照高招办的定义则不同。一志愿满足率实际上是完成一本招生计划的考生中一志愿的满足率。用一志愿录取人数除以一本招生计划。如果放在二本,那就是完成二本招生计划的考生中一志愿的满足率。用一志愿录取人数除以二本招生计划。同样可以得出十分类似意义的结果。这说明高招办定义同样适用于定义二本、三本的一志愿满足率。这是高招办定义的合理性。

高招办定义是否也存在局限性呢?我们看到今年北京一志愿满足率已经高达97%,快要接近100%了。为此晨雾想到了一种更佳极端的情况发生的可能性---- 是否有可能发生一志愿满足率高于100%的情况呢?比如说一志愿满足率达到105% ---  怎么解释?100名考生,由于他们高考成绩和志愿填报配合得特别好,100人中有105人被一志愿录取。太荒谬了!这是不可能出现的。如果在现实录取结果中出现了,就只能说明这个一志愿满足率是不合理的假想。让我们借用今年的一本高考录取数据来进行以下演示:

今年在京参加本科一批招生计划16043人,实际录取17494人,比计划增加1451人,其中一志愿录取15557人,二志愿录取1520人,征集志愿录取417人。

假如考生考试成绩和志愿填报水平进一步提高,今年二志愿录取的这1520人中有六成的考生(912人)被一志愿录取。这样,一志愿录取人数16469人,二志愿录取人数608人,征集志愿录取417人。总的实际录取人数17494人不变。这种假设不是不可能发生的。那么我们再来看一看北京一志愿满足率的情况:

按照高招办的定义,一志愿满足率 = 一批次一志愿录取人数÷一本招生计划

16469 ÷ 16043 = 102.66%

试问北京市高招办如何解释这个计算结果?一志愿录取人数比总录取人数还多吗?那又如何解释还有二志愿录取人数608人,征集志愿录取417人呢?一方面一志愿录取人数超过了100%,这就意味着不可能有人被二志愿录取。另一方面不仅有一些考生被二志愿录取,甚至还有考生被征集志愿录取。

问题出在哪里?就出在北京市高招办关于一志愿满足率的这个定义。因为实际录取人数大于招生计划人数这种情况几乎每年都出现。而高招办的一志愿满足率使用实际录取体系里面的一志愿录取人数作分子,用招生计划作分母,当实际录取的一志愿人数超过招生计划时候,产生无法解释的错误结果是必然的。因此高招办关于一志愿满足率的定义一定存在概念错误的。

六、应当如何定义一志愿满足率

从上面的分析看,关于一志愿满足率,无论是公众的定义,还是高招办的定义,都有着其合理的一面,同时也存在着局限甚至错误的一面。晨雾认为应当应当尽量吸取其合理的方面,改进其局限的一面。由此,晨雾试图重新定义一志愿的满足率。将现有高招办关于一志愿的满足率重新定义为一批次一志愿录取人数占一本实际录取人数的比例。即:

一志愿满足率 = 一批次一志愿录取人数÷一本实际录取人数

2014年北京高招一本一志愿满足率为:

15557 ÷ 17494 =88.93%

这个改变有两个好处。

一是反映的一志愿满足率的情况更佳接近真实情况,特别是在实际招生人数变化较大的情况下(包括实际扩招或者减招的情况)。同时对任何批次都同样适用。

二是永远不会出现一志愿满足率高于100%而无法解释的情况。极端情况就是实际录取考生全部都是一志愿录取,那么一志愿满足率达到最理想值100%。与此同时二志愿录取人数和征集志愿录取人数必然是零。

我们看到由此计算出来的北京今年一志愿满足率为88.93%。比原来的97%那个数据更容易被公众所接受。按照新的一志愿满足率的定义,2013年北京高招一志愿满足率:

14288 ÷ 17696 = 80.74%

(注:2013年北京一本计划招生15665人,实际录取17686人,一志愿录取14288

这样就不是2013年原来91%的虚高了。更加实在。2014年提高了8%。同样能看到看到实行平行志愿之后一志愿满足率在提高。更重要的是能看到未来还有足够的上升空间。

如此定义后的一志愿满足率虽然比原来更容易被公众接受,但是与公众的感受还是有差距。这时候我们想到了被媒体混淆的另外一个词---- 一志愿录取率。晨雾认为用一志愿录取率来定义公众的感受更为合理。

为什么这样说。这要从录取率这个词谈起。我们每年都在接触一个词,那就是高考录取率。比如在今年年初的时候,考试院就预计今年高考录取率超过80%。高考录取率是一个什么概念?那就是高考录取人数占高考报名人数的百分比。与此类似,还有一本录取率:高考一本录取人数占高考报名人数的百分比。还有二本录取率、三本录取率等等。家长们根据这些录取率的大小,以及自己孩子中学的层次,估计自己孩子上大学和上哪一个层次的大学的可能性。录取率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可以存在于任何一个局部的考生群体中。这个群体可以既可以是全市,也可以是全区县、全校、全班、某一个培训机构、某一个单位的子女群体。只要知道录取人数和考生人数就可以计算。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定义一个与此类似的高考一志愿录取率呢?以此来考察任何一个局部群体一志愿录取的比例。

这就是此前广大公众们心中的一志愿录取率:某一个考生群体中被一志愿录取的考生人数占考生总数的比例。根据分子、分母不同,可以定义不同的一志愿录取率。

例如,定义全市高考一志愿录取率:

全市一志愿录取人数 ÷ 全市高考报名人数

这里的一志愿录取人数包括了一本、二本、三本等,只要是被一志愿录取的考生就算。这样定义太宽泛,实际意义不大。

例如,我们同样可以定义一本上线考生一志愿录取率:

一本一志愿录取人数 ÷ 一本上线人数

这个定义就十分有意义,这就是我们公众感受最深的一本一志愿录取率。这个定义可以用在一个班级、甚至一个大院等任何一个局部群体。用任何一个局部群体中的一志愿录取人数除以一本上线人数,就可以得到局部群体的一志愿录取率。同样,高招办也可以公布全市的一本上线考生一志愿录取率:

全市一本一志愿录取人数 ÷ 全市一本上线人数

2014年北京高招一本上线考生一志愿录取率:

15557 ÷ 20528 = 75.78%

对于这个结果,晨雾相信公众都可以接受。

七、晨雾的建议

通过本文的分析,晨雾建议北京市高招办面对公众作足够的调研,重新理清楚这个困扰多年的一志愿满足率的概念,使其定义更加科学准确,再出现任何情况下都不会产生歧义。更不会距离公众的感受太遥远,与公众的感受对比太强烈。同时也可以考虑用定义高考录取率的类似的办法,重新定义适合在任何考生群体使用的“一志愿录取率”,满足公众或者局部群体自行评价一志愿录取效果的需要。同时消除公众对高招办的误解。


阅读 209
分享